爬墙月球了(。

[brujay]冬夜



短 OOC
一块说好的小甜饼!




杰森感冒了。

他整个身子都窝在暖暖的被窝里,后脑勺挨着舒适的靠垫。暖橙色的灯光均匀地洒在他的小脑袋上,脸颊由于过高的体温显得红扑扑的。


他像只猫咪一样地打了个喷嚏,又吸了吸鼻子。呼吸更加不通畅了,他讨厌鼻腔被塞住的感觉,那意味着他没法尝出阿福特意为他烤的甜饼干。


向迪克抗议绿鳞小短裤和精灵靴设计的想法在这一刻愈发强烈起来——他早就抱怨过夜巡里露着大腿让他冻得瑟瑟发抖,而哥谭下起雨时,冰凉的雨水会顺着小腿爬进靴子里,每一次射出爪钩在空中滑行时他甚至感觉蹬着一双铅鞋。


他听到布鲁斯推门进来的声音,布鲁斯把动作放得很轻,鞋底摩挲地毯的声音几乎细不可闻。他在床头柜上放好温水和药片,伏下身来用掌心探杰森的体温。



杰森凝视着布鲁斯不起一丝波澜的脸直到对方的的眉头紧蹙,他嘟起嘴来,知道他又将被宣告无法参加夜巡。

“杰森,先把药吃了。”年长的男人尽可能地压下命令的口吻,努力使自己看上去有心里那么担忧。


杰森把半边脸埋进被窝,假装没有看见。


“你要抛下我一个人去夜巡,对吗?”他的声音闷闷的,还特意给“一个人”加了重音。


布鲁斯叹了口气,宽厚的手掌抚上杰森乱糟糟的头发,拨开一绺刘海。


“夜巡后我会回来的,杰。你的身体还不允许高强度的运动。”


“你的保证都不作数,社交宴会总比动物园更重要。”

杰森仍在扮演鸵鸟,这次的声音带上了哭腔。



布鲁斯一时语塞,他确实答应过要带杰森去看海狮表演,但行程表更改的速度远远超过他的预想。


“杰森。”他唤着男孩的名字,将男孩的上半身从被窝里捞出来,在额头印下一个吻。过厚的被子捂出了一层薄汗,但怕冷的男孩固执地不愿更换。


“我会在夜巡后回来的,好吗?我保证你醒来时在你旁边,杰。”



他用坚实的臂膀把男孩揽在怀里,额头相抵,四目相对。



杰森盯着他看了两秒钟,也许有三秒——然后亲了亲布鲁斯满是胡茬的面颊——那是他前几天坚持要帮忙剃的。



“你总得有一次说话算话。”男孩又缩进被窝,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赌气似的添上一句。



---



当清晨的阳光将他吻醒时,杰森发现自己整个人蜷在布鲁斯怀里。布鲁斯的呼吸均匀而平整,面容却满是掩盖不住的疲惫之色。



杰森盯着沉睡中的布鲁斯瞧了好一会儿,忍不住凑上去亲吻他的嘴角,亲完后又端详了一阵,直到困意再次袭来。


下次他答应去动物园时候不仅要记得录音,还得索吻才行。杰森迷迷糊糊地想着,用脑袋轻轻地蹭了蹭布鲁斯的胸膛,阖上双眼,又沉沉地睡去。





END

2016-04-16
评论(4)
热度(73)
© 观星者 | Powered by LOFTER